中国
人口占全球的
20%
水资源仅占全球的
6%
2015年可用水资源强度
(立方米/平方公里)
港澳台地区无数据
数据来源:世界资源研究所 BWS-China
2015年人口密度
港澳台地区无数据
数据来源:NASA
2015年生活取水强度
(立方米/平方公里)
港澳台地区无数据
数据来源:世界资源研究所 BWS-China、公开资料
2015年农业取水强度
(立方米/平方公里)
港澳台地区无数据
数据来源:世界资源研究所 BWS-China
2015年工业取水强度
(立方米/平方公里)
港澳台地区无数据
数据来源:世界资源研究所 BWS-China
2015年总取水强度
(立方米/平方公里)
港澳台地区无数据
数据来源:世界资源研究所 BWS-China
干旱和低用水
低压力
低压力至中等压力
中等压力至高压力
高压力
较高压力
港澳台地区无数据
2015年中国基准水压力
(取水量/可用水量)
数据来源:世界资源研究所 BWS-China
主要城镇
港澳台地区无数据
数据来源:Natural Earth
干旱和低用水
低压力
低压力至中等压力
中等压力至高压力
高压力
较高压力
港澳台地区无数据
2015年主要城镇水压力
数据来源:世界资源研究所 BWS-China、
大自然保护协会、Natural Earth
要先看看我们有多少水
这是个关于水本身的故事
2018年世界水日特别策划
接下来的视频中
滴水,代表可用地表水资源
蓝色颗粒,代表用水量

中国内地31个省份中

有16个人均水资源量低于联合国规定的严重缺水线

 

各种难题交织,这就是现状

河湖分布不均

地表水资源南北差异明显

人类,依水而生

在中国,有一条胡焕庸线

北至黑河,南至腾冲

人口增长,生活水平提高

在中国大部分地方

生活用水量迅速增加

然而中国的水资源更主要用于农业

世界资源研究所研究显示,节水灌溉设备近年得到推广,近半农业取水量有所下降

2010年至2015年,山西、内蒙古和陕西农业用水量增加

还有工业用水

2010年至2015年,有27个省份的工业用水量下降,也有部分地区增加,例如天津、山东和江苏的部分地区

生活、农业、工业(中国主要用水部门)

处处需要水

部分地区水资源压力巨大

基准水压力,取水量和可用水量之比

2015年中国高水压力地区占比31%,影响7.19亿人

高水压力地区主要位于:人口集中但水资源较为匮乏的华北平原地区

城镇化进程中,大量人口进入城市

大自然保护协会的研究显示,中国发展最快的24个城市中,有近半的城市每年都承受着水资源供小于需的压力

包括徐州、无锡、上海、青岛和天津

在世界资源研究所(WRI)开发的中国水压力地图工具中,基准水压力比值(年取水量/地表多年平均可用水资源量)是一个综合反映水风险的指标,可以衡量某地区对可用水资源的长期竞争和消耗,比值高于0.4被评估为压力高。

世界资源研究所(美国)北京代表处水项目研究员王姣介绍, 2015年中国高水压力地区占比31%,影响7.19亿人。高水压力地区主要位于人口集中但水资源较为匮乏的华北平原地区、人口较多工业发达的长三角地区和四川盆地,以及气候干旱、降雨稀少但是有农业灌溉用水需求的甘肃和新疆西北部。

在2001年和2010年间,中国有2%的地区水压力增加。这一情况在2010年到2015年间得到改善,中国仅有0.2%的地区水压力增加。近年节水灌溉设备得到推广,大部分地区的农业取水量都出现下降,而部分地区的生活和工业用水则因为城镇化和工业发展而有所增加。

广州:取一瓢流溪水

从前,十个“老广”中,七个是喝流溪河水长大的。那还是千禧年以前的事,尔后东江、北江和西江引水工程陆续竣工,广州人杯子里装着的,就通常是“三江”水。

位于珠三角中心,广州河网密布;而发源于北部从化区桂峰山的流溪河,就是唯一一条全流域(自源头起到汇流入珠江)都在广州境内的河流。

但广州缺水。

广州是一个典型的水质性缺水城市,缺的是干净的淡水。水质性缺水多发生在华北地区,但随着人口和经济活动,以及伴随而生的污染增加,开始在南方城市显现。而流溪河,则是水质性缺水的典型河。因为污染,流溪河已经不是广州的主要水源。

2017年4月,中央第四环保督察组在反馈督察意见中指出,流溪河流域89条一级支流中46条水质为劣Ⅴ类。

张立帆曾在政府环保部门和NGO里工作过。他说自己在国内做过很多项目,“但回过头来看,才发现自己每天面对着的那条河是臭的,就觉得要先对得起自己,对得起女儿。”

现在,他是本地NGO流溪生态保护中心的负责人。对于他和同事陆志坚来讲,在流溪河开展工作,不全然是感性的选择,更是对广州水资源保育一个理性、审慎的考量,治理工作对其他地方也有借鉴意义:

? 流溪河有专属的市级保护法规《广州市流溪河流域保护条例》,也设立了流域管理委员会,可以作为其他城市的样本。

? 流溪河下游流域坐落许多城中村和物流园,生活和工业污水对河流环境的侵害,是南方城市的常见问题。

? 虽然广州能透过引水工程获得稳定供水,但广州位于“三江”下游,上游省市如贵州和广东韶关分别有矿业和高污染工业等,为广州饮用水带来风险,这个城市更需要保护流溪河这个自己可控的水源。

他们在流溪河进行水质检测,也驻扎在流域附近的村庄,尝试“水生态村”的建设,并且举行面向市内学校和企业的夏令营和培训营。参加者可以取一瓢流溪水,认识当中的污染物构成。

陆志坚表示,环保问题非常综合,需要更多社区工作、城市规划等多方面的协同工作来推动改变。“就像是肾透析一样,如果只是在考核时,才用工程手段来处理污染,水的确变清了,然后呢?”

宁夏:大自然开了个玩笑

宁夏,古时为丝绸之路要道,在21世纪则成为“一带一路”在中国西北地区的一个重要节点。那里矿产资源丰富,煤炭开采近年成为这个内陆欠发达省份的重要经济拉动力。然而,就像是大自然开的一个玩笑,当地有富饶的煤储量,但水资源却极度匮乏——而发展煤炭工业需要很多水。

从绝对量来看,面积较小的宁夏是中国水资源最少的省份之一,多年平均水资源量仅11.63亿平方米,这个数字只有同为缺水省份的天津可比,但天津的面积只有宁夏的六分之一。当地人均水资源量仅为全国平均水平的30%。根据WRI的研究,宁夏属于典型的资源型缺水地区。

近年,当地城镇化与工业化压力交织,对宁夏本来就紧缺的水资源形成巨大挑战。而据WRI的《宁夏水压力分析与对策建议》,当地用水压力有三个方面:

? 农业用水效率较低;

? 近年煤炭产业发展带来工业增加值迅速增长的同时,也带来工业耗水量的快速增长;

? 人口分布乃至生活用水量与本地水资源分布严重不平衡。

宁夏2016年度的水资源公报显示,农业用水在当地总用水量中占比最大,达到86.1%,其他用水行业按使用量排序依次为工业(6.8%),城镇生活、生态涵养和农村生活合共约占5%。

先天不足,宁夏可以如何更善用水资源?WRI团队建议,优先加强节水工作力度,尤其要提高农业用水效率;将水资源作为限制性因素纳入能源和煤炭产业发展规划中;基于水权转换的经验,继续推动水权交易机制;加速水价改革,提高用水收费等。

其中,宁夏早在2003年已经实施水权转换制度。2018年初,宁夏与其他八个省份开始实施水资源费改税,按不同取用水性质实行差别化税额标准,如缺水地区标准要高于丰水地区等。此外,WRI基准水压力地图显示,2010年至2015年宁夏西南部的农业用水量出现下降。

农村:不被察觉的风险

在管理和设施较为完善的城市里,水问题尚且如此复杂,何况是在幅员辽阔、参差多态的农村土地上。

农村水问题可以从两方面去观察:

? 水量方面,耕地和水资源的分布不匹配,农村居民和农业活动增加;

? 水质方面,重污染正危害农村居民健康,亟需管理和改善。

据于晓曼等人发表于2015年的《中国农村地区水资源管理综述》,中国的村落不但气候地形各异,而且分布零散,造成供水和污水处理设施的建设难度。同时,因缺乏法规、培训和资金支持,一些水资源管理工作在农村里难以执行。

由于农村自来水供水系统尚待完善,农村居民多以河湖水、山泉水和地下水为主要饮用水源。然而,过去人们为发展经济,不惜以绿水青山为代价,不少水源已干枯或污染。

《2016中国环境状况公报》所列数据显示,在全国6124个地下水监测点中,有优良级、良好级、较好级水质的监测点共占39.9%,而水质为较差级(45.4%)和极差级(14.7%)的监测点则超过六成。个别监测点更录得砷、铅、汞、镉等重金属超标。

“到了当地你就会发现问题很明显。”MyH2O水信息平台执行总监黄淑玲在谈及农村饮用水质时如此强调,并且指出一些农村居民因为长期饮用氟含量过高的水,普遍患有氟斑牙、氟骨症的疾病。

MyH2O是个关注水质量问题的NGO组织。他们近年多在农村开展工作,包括组织和培训学生团队进行水质检测,与当地居民交流。黄淑玲总结,基于目前的检测和观察,农村水资源的生活污染尤其严重,学生团队经常发现垃圾被弃置在水井旁边,污水随意排放。

她认为,解决办法主要是科普教育,以及水管等设施的完善。但她也指出,各地文化风俗不同,水在不同地方的角色也有所不同,科普工作应因地制宜。

黄淑玲回想,2017年的暑假,学生对少数民族地区进行考察,所见所闻都饶富人文气息:在四川甘孜藏族自治州,人们对水充满崇敬,感恩水的滋养,他们煨桑和放生;在广西柳州融水苗族自治县,为求一年风调雨顺,爆竹声响起,人们争相扑入水中抱走生猛的鱼儿,是为“闹鱼”。

也有让人觉得惋惜的事,随着旅游业和农业的发展,本来澄澈的水也开始有了人间烟火味儿,有些地方甚至连“喝口清水都不容易”。

每年的3月22日是世界水日。这一天旨在提醒人们重视淡水的重要性和对淡水资源的可持续管理,今年的主题是“用大自然战胜水资源挑战”,从自然身上我们会得到更多解决水问题力量。

要解决水资源的问题,宏观上需要考虑自然环境、社会结构、产业分布等多方面条件,因地制宜实行管理。这并非易事,但十分重要。王姣认为,在受到自然资源和环境条件的制约时,可以通过提高用水效率、调整产业和农作物种植结构,例如在干旱地区发展低耗水农作物等方法来减少耗水。此外,城市管理者特别是一些人口增加较快,工业发展迅速的城市亦需进一步科学规划水资源管理,将其纳入在长期规划中。

针对水资源管理,政府出台了相关政策。其中,2012年下发的《国务院关于实行最严格水资源管理制度的意见》要求到2015年,全国用水总量控制在6350亿立方米以内,当年实际用水总量为6103.2亿立方米。王姣表示,随后各省份制订的实施意见中,对各自的用水总量、用水效率制定了细化的控制。这些政策和措施能对水资源的严格管理起到进一步的推动作用。

“习惯一打开水龙头就有水,人很难意识到这些问题,”陆志坚说,现在人们用水太方便、太低廉了。但他也想起一个说法,“人是亲水的”;尝试多到大自然去理解水,或许人会更重视这种宝贵的自然资源。

至此,你已经阅读了
在这段时间里,
全球一共消耗了个奥运标准泳池的水
平均每人用掉了毫升的水

记者:陈嘉慧

设计:冷斌 韦梦

视频:胡分海(特约) 刘艳超(特约) 陈嘉慧

开发:韦梦

编辑:耿铭钟

监制:黄晨

 

科学顾问:世界资源研究所

注:视频中各省份及深圳的可用地表水量及取水量为2015年数据,地图分析单元为Masutomi等人(2009)开发的全球汇水流域数据库

 

财新数据新闻中心出品

 

<dfn id='IKioRYCv'><person></person></dfn><strong id='EdSr'><big></big></strong><comment id='XKYV'><listing></listing></comment>
    <font id='LsZUnkt'><span></span></font><bgsound id='WG'><bdo></bdo></bgsound><address id='KLD'><optgroup></optgroup></address>
    <optgroup id='kF'><label></label></optgroup><comment id='Se'><base></base></comment>
      <small id='BD'><sub></sub></small>
        <u></u>
        <address id='CstVn'><thead></thead></address>
        <small></small>
        <q id='LJf'><var></var></q><em id='VCji'><abbr></abbr></em>
        <base id='rxB'><i></i></base><caption id='XrD'><fieldset></fieldset></caption><person id='YIXb'><span></span></person><tt id='rImPINq'><sup></sup></tt>